有点文艺的2b青年

满江红(2)

一点唠叨:欢迎大家多提宝贵意见,尽量对得起读者吧
  张怡宁就这样来到了省城的帅府。“啊!”床上的人突然大叫着坐起来,冷汗顺着脖子使衣领湿透了。旁边的女人递来一杯温水,“做噩梦了?”张怡宁没有回答,只是咕咚咕咚地喝水。那女人便自顾自地说:“你睡了两天了,这是你爹的帅府,我是你爹的五姨太,你可以叫我五妈。”
  张怡宁挑了挑眉,果然男人都是好色花心的主。然后看了看身上的衣服,已经不是原来那套破破烂烂的棉衣,脑子了嗡的一下。“我衣服呢!”“你原来那套破衣服,又脏又丑,早扔了。”“那我衣服里的镯子呢!你也扔了!你要是敢扔我和你没完!”张怡宁突然激动的喊了起来,眼眶也红了。女人转身从抽屉里拿出那个镯子,张怡宁一把抢过来,紧紧攥在手里。“不是在这呢,年纪不大,脾气但是不小。对了我叫王楠,你要是不想叫五妈,就叫楠姐吧。”王楠看着这个瘦小的姑娘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
  说话间张大帅进来了,笑着说:“丫头醒了?过来让爹看看你。”张怡宁小心地挪到大帅跟前,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厚实军装的男人,小声地叫了声大帅好。“不错,长大了,高了。”大帅仔细打量着张怡宁“就是瘦了点,来叫爹。”“大帅”“这丫头跟我还见外呢,叫爹。”“大帅”“老子是你爹!快叫爹!”张大帅有些生气了。“大帅”“还挺拧是吧,和你那个疯妈一样的贱!副官,把老子的家法拿来!”
  啪!啪!啪!那细长的皮鞭一次又一次的抽在张怡宁瘦弱的背上,张怡宁一直紧咬着嘴唇,忍着。她双手拉着衣角,努力的不让眼中的泪流下。“你叫不叫!叫不叫!还不服软是吧……”“大……帅”张怡宁颤抖地挤出两个字,把嘴唇咬出血来。“嘿呀!真他妈晦气!”大帅愤愤地走了。
  张怡宁脚下一软摔在地上,一旁的王楠心疼地把她扶到床上。看着她背上的青紫伤痕,急忙拿来药。“你这是何苦呢,他毕竟是你爹,服个软能掉块肉啊?”“嘶~啊~,你轻点!疼!”“你还知道疼啊,都是自找的。”“我恨他!他不配做我爹!他一辈子也别想让我叫他一声爹!”“诶”王楠无奈的说“不愧是亲生的,一个比一个拧。”
ps:对不起楠姐了!把楠姐写成这个样子,实在是不好意思,不过后面楠姐的作用会很大。什么作用你们自己猜吧

满江红(1)

第一次开坑,写的不好多多包涵。民国抗战设定,ooc肯定,参考少帅。准高一,不定期更新
  张怡宁出生那年宣统下台,大清亡了,各地群龙无首。而她爹靠着几杆枪和一群兄弟摇身一变,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军阀。从张大当家的变成张大帅,自然要及时行乐。新的官邸,新的女人,穿金戴银,丝绸锦缎,好不快活。
  而张怡宁并没有享受过这些,至少有在童年没有。因为她的母亲不受欢迎,只是那个张大帅不知从哪个村子掳来的疯婆子。她爹也不喜欢她,典型的重男轻女,觉得她是赔钱货,连名字都不愿取。她的名字是师爷取的,怡然宁静。
  大帅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一个奶妈和一罐大洋,说够她们过一辈子了。那年她两岁,她永远记得那个背影,是那么绝情。大洋很快就被奶妈抢跑了,她跟这自己的疯妈四处乞讨,去偷去抢,被人打被人骂,只为了能活下去。
  后来张怡宁自己对福原爱说,我妈不疯只是有点傻,总是自己引开看门的狗让我进到院里偷鸡,然后捂着被狗咬的伤口回来和我一起吃鸡。天气好的时候妈妈会采些野花来打扮自己,看着自己一边拍手一边笑。
  7岁时妈妈走了,张怡宁的童年也结束了。妈妈最后交给她一个银镯子,让她去找师爷,她当然没有去。她不想接近和她爹有关系的任何一个人,她觉得他们恶心!!!她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眼看着妈妈的身体一点点变凉。她没有哭,她告诉自己不能哭,然后自己用手挖了个坑把妈妈埋了,填上最后一抔土,手指都烂了血渗进土里,将土染红。她崩溃了,霎时泪如雨下。一个7岁的孩子懂得什么呢,7岁的张怡宁已经什么都懂了。
  在母亲坟前跪了三天后,她还是得面对现实。她种了一朵花陪着妈妈,是妈妈最喜欢的花。站起来时就像刚出生的牛犊,膝盖不停地打颤,跌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。然后去乱棒打死那只狗,烤着吃,扯下一条狗腿放在母亲坟前,笑了。
  春去秋来三个年头后,张大帅才得知这个消息,放副官和师爷找到张怡宁时,她早已冻僵在母亲坟旁。